合肥植物园的素白台阁 刘鸿鹤 摄

这些都意味着,癌症案例的预估是有争议的。